印度抵制中国产品,中国经验会告诉印度:没什么用,损失还是自己

  

不过说到抵制某国产品,中国怕才是祖师爷级别的。民国时期就有抵制日货的运动,而从钓鱼岛问题和中日贸易往来发展以来,每当中日关系紧张的时候,抵制日货的说法会出现,少数情况下还出现了更大范围的抗议活动。

印度要抵制中国货,看上去很容易,但实际上根本做不到。中国产品比日本产品更成体系,更为多样和庞大,而且近年来也开始入股一些印度本土公司。你说抵制,怎么抵制?成功的抵制唯一的结果就是,印度市场上大量的日常工业消费品出现短缺,剩下的产品价格水涨船高,质量还很可能下降。更糟糕的是,印度连中国这种制造业体系都没有,本土产品根本没法与中国制造相提并论,连有竞争力的产品都很难拿得出来,印度凭什么抵制成功?

所以实体商品的厂商不必太过忧虑,苟过印度不正常的时候,需求仍然会在,他们没有理由抵制太久。去年,中印贸易总额大约为925亿美元,而印度从中国进口额就有570亿美元。印度市场上大约50%的电子产品是中国产的,而2/3的制造原料也来自于中国。说抵制,怎么抵制?时不时来这么一下还是令人头疼,但大方向不会变。

未来中印贸易仍然会继续,我们可以预计中国制造进一步发展,但我们看不到印度制造崛起的那天,因此中印贸易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具有高度互补性,印度人终究逃不过真香定律。对于企业而言,用入股、销售本地化、生产局部本土化等方式就可以较大程度上避免被政治关系冲击。但做不到也没关系,印度的抵制终究会是短暂的,影响还不如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需求萎缩。

不过令人不安的是印度政府下场了,一上来就禁用了59款app,这当然会影响中国数字技术公司在南亚市场上的扩张。相对于实体产品,对于非垄断性的应用软件可替代性比较强,而垄断性的则很难替代。如果印度政府下场封杀,那么除了抖音以外,其他软件确实可能失去印度市场,这些会造成不小损失。当然,这些公司可以寻找其他国家发行,这是一个对冲风险的方法。印度政府禁用这些app应该是基于一定的可替代性逻辑来实施的,对于一些用入股形式进入印度市场的企业来说,影响则微乎其微。而且能禁用多久还是个未知数。

不过坦率地说,当年的抵制日货在结果上并没有任何进展。一方面中日的产业链是相互促进和补充的,另一方面,抵制日货本身根本坚持不了太久。在中国市场上成功立足的日本产品都有着自己的比较优势,这些都至少是当时国货无法媲美的,故而也逃不过消费者“真香定律”。产业链的全球化布局事实上导致了根本没有严格意义上的“某国产品”,抵制的目标不明确,对方也不会有太大损失,而抵制的持续动力更是不足。

随着印军耻辱性的失败,印度社会表现出强烈的愤怒,虽然他们忘了印军才是率先越界的一方,而且印军的伤亡本质上就是印军军官瞎指挥导致的。当然,对于印度舆论而言,这些不重要,印度出现了要抵制中国产品的声音,这其实也很正常,也不令人意外。

最终我们什么时候不抵制日货了?是这几年我们才意识到,中国已经发展成一个日本无法比较的大国,我们的产品不比日本差、体系比日本健全、经济规模也比日本大。这样的时候,抵制日货?无所谓了。这种变化也自然而然地影响我们被抵制时的看法,我们总算是知道当年日本人是怎么看我们的了。

posted on posted @ 20-07-01 02:25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香港特马资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