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潜伏》原型吴石究竟因何暴露,从而功亏一篑

  

毛人凤一手侦破吴石案

吴石

由于吴石夫妇牺牲和被捕,吴石夫妇16岁的次女吴学成、7岁的幼子吴健成被赶出家门, 流浪街头。吴石的部下吴荫,义薄云天,冒着巨大风险收留了这对无依无靠的姐弟, 从此姐弟俩再没踏进他们所熟悉的家。吴石遗体火化后把骨灰寄放在台北郊区寺庙中, 一放就是41年

吴石被捕

吴石 (1894-1950) , 22岁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,35岁时赴日本留学,回国一直是在国民党军政中枢工作,长期担任幕僚工作,没有直接指挥和参加过任何战役,后来在1948年春夏之间,吴石将军通过中共地下党员吴仲禧的介绍秘密加入了共产党。为淮海战役的胜利提提供了大量情报,吴石以视察前线指挥部的名义,将刘峙总部的机要室看作战地图。国民党各个兵团驻地、番号、兵种等,把东起海州、西至商丘的整条战线的形势和隐秘部队,全部提供给他的直接联系人吴仲溪转达到淮海前线指挥部。以至于后来黄维大骂“军统从来没有给我提供任何情报,而我们情报却直接让共产党随便看”。吴石直接受上海地下党总负责人潘汉年领导,也就是说他的身份除了潘汉年,沈世寰(南京地下党总负责人)之外,没有人任何人知道。

毛人凤一手侦破吴石案

1949年6月到达台湾以后,国民党国防部长白崇禧任命吴石国防部参谋次长,被授予中将军衔。但此时由于吴石身份的特殊,他不敢和任何人联系,他与党组织处于失联状态,中央为了尽快解决台湾问题,华东局受李克农命令,让在香港从事情报工作的女党员朱谌之(又名朱枫)赴台与吴石进行联系。朱谌之到台湾以后,立即与台湾工作委员会负责人(地下党)“老郑”取得联系。

1981年12月, 在郑州的吴韶成和在北京的吴兰成在国家安排下,一起乘机飞赴美国洛杉矶, 与在那里的33年没有见面的小弟吴健成和母亲团聚, 小妹吴学成也从台北赶来, 一家人没来得及开口, 先抱头痛哭。 一家人吃着, 说着这几十年来的往事。也许是过去的生活太过艰难, 在台湾长大的吴学成和吴健成的言论中有很多抱怨, 对父亲当年所做的一切非常不理解。直到后来,态度才逐渐转变。

在南京和上海解放以后,吴石与中共华东局直接建立联系,继续提供重要军事情报,1948年他被国民党陆军总司令张发奎调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,原本他可以等待福州的解放,但在上级(刘少文,社会部副部长)安排下前往台湾继续潜伏。吴石携夫人王碧奎和两个小儿女一同去台湾。留下大儿子韶成,大女儿兰成在大陆。在此之前,吴石将国民党国防部军事绝密档案298箱“遗落”在福州某处,这批绝密情报至今仍有相当高的价值。

提及《潜伏》里的余则成大家都十分熟悉,他的公开职务是军统局天津站副副站长,上校军衔,在天津解放以后,被吴敬中“裹挟”而走,后来受党组织派遣继续潜伏台湾。电视剧到此就结束了。而实际上后面还有更加惊险的一幕。实际上,余则成这个人是有原型的,那原型是谁?结局又如何呢?有子女后代吗。他的代号是“密使一号”,公开职务是台湾“国防部”次长。而实际上他是受台湾地下党最高负责人蔡孝乾领导,地下党在台国防部最高级别的特工,他的任务只有一个,待解放军解放台湾的时候才可以启用,而这身份直到他就义后, 也一直作为大陆和台湾方面高度机密而隐秘, 不为世人所知。直到1991年才被公开。他的名字叫吴石。

就在中央积极准备解放台湾的时候。在1950年1月29日,台湾地下党总负责人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蔡孝乾(老郑)被被捕。而且蔡孝乾当即叛变,供出了他所知道的全部地下组织,造成地下党组织1800多人被捕,3000多人被枪毙,8000多人被判10年以上的重刑。蔡孝乾第一个供出的就是吴石,蒋介石听后十分震怒,将毛人凤喊来一顿痛斥。

吴石联系人朱枫

吴石被捕

台湾地下党总负责人叛徒蔡孝乾

碑文曰:“吴石,字虞薰,号湛然,一八九四年生于福建闽侯螺洲,早年参加北伐学生军,和议告成乃从入伍生、而预备学校、而保定学校、嗣更留学日本炮兵学校与陆军大学。才学渊博,文武兼通,任事忠慎勤清,爱国爱民,两袖清风,慈善助人。于抗战期间运筹帷幄,卓著功勋。胜利后反对内战,致力全国解放及统一大业,功垂千秋。台国防部参谋次长任内于一九五零年六月十日被害于台北,时年五十六岁。临刑遗书儿辈,谨守清廉勤俭家风,树立民族正气,大义凛然。一九七五年人民政府追赠革命烈士。夫人王碧奎一九九三年二月九日日逝于美国,享年九十岁,香港特马资料证书同葬于此。”

吴石夫妇

吴石牺牲以后, 夫人王碧奎被关押1950年秋, 经陈诚特批 她才得以出狱。出狱后的王碧奎带着两个孩子, 日子过得十分清苦。上初中的姐姐吴学成成绩优异,但不得不辍学打工, 以补贴家用和供唯一 的弟弟读书, 后来她为减轻养家的压力, 不得不较早成婚。万幸的是,1977年, 吴石的儿子吴健成获得美国大学的全额奖学金, 赴美留学, 获得硕士学位后,立即把母亲接到美国。

1993年, 王碧奎在美国逝世, 骨灰也由小儿子吴健成被带回国。第二年春, 国家安全部为吴石夫妇出面选择了墓地, 把吴石夫妇的骨灰合葬在北京香山福田公墓, ,墓前矗立着一座汉白玉纪念碑, 其上铭刻着“吴石将军、王碧奎夫人之墓”。墓后刻的碑文是由吴韶成撰写, 罗青长修改审定, 简略地介绍了吴石的一生。 但意外是:1994年安放吴石烈士碑文中并未明言其彪炳中共情报事业的功绩。

吴石留在大陆的个长子吴韶成在1949年时候已经23岁。1949年4月3日是他和父亲见的最后一面,此后 吴韶成留在南京工作学习, 长女吴兰成也留在上医学院读书。解放后, 兄妹俩靠政府助学金一直在大学平静地学习生活。在1950年,国家派人将二人接到北京,告知了他们父亲牺牲的消息,中央指定何康 ( 后任国家农业部部长) 与他们兄妹谈话, 报告父亲牺牲的消息, 并以此为国家最高机密, 要求不作公开纪念, 也不要向别人透露。

吴石

吴石夫妇

吴石联系人朱枫

一星期以后,在老郑安排下,吴石与朱谌之联系上了,吴石提供大量的军政情报,以及我台湾和美国秘密协议,这批情报迅速通过香港传递到中央。其中,几份绝密军事情报还呈送给毛泽东主席,事后,毛泽东主席当即嘱咐有关人员:“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,一定要注意安全!”还挥毫写下了一首诗:惊涛拍孤岛,碧波映天晓。虎穴藏忠魂,曙光迎来早。

2月28日, 吴石被捕, 夫人王碧奎受牵连也遭被捕。吴石夫妇被捕后, 在偶然一次监狱放风时,夫妻二人邂逅, 吴石对夫人王碧奎说:“我今天加餐了(意思是随时都有可能牺牲)。吴石在审讯期间遭受各种酷刑, 但始终没有透露任何机密。因为根据蔡孝乾情报,吴石本人还领导一个情报小组。6月10日, 蒋介石亲自“核准”了《总统宁高字390084号》杀人密令, 吴石保定军校同窗陈诚、周至柔都不敢求情。吴石、朱枫、陈宝仓 、聂曦在台北马长町刑场就义。2个月后, 吴石副官王正均、作战参谋林志森也被害于马场町。事后,在清理这位当时的“国防部”参谋次长的个人家产时,仅查出一根金条,称重四两。吴石清廉出乎意外。

后来,吴韶成退休前是河南冶金建材厅高级经济师, 河南省第六、七届人大代表, 吴兰成退休前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, 北京市第六、七、八届政协委员。1991年, 吴学成把父亲吴石的骨灰从台湾带回郑州。从吴荫先冒死领尸, 到偏安寺庙, 到最终离台, 进而送回大陆, 经历了整整41年。吴韶成把骨灰供放在书房里, 父子俩以这种独特的方式, 在郑州一起生活了3年。王碧奎一直期待着择期让自己丈夫入土为安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 在她90岁离世时也未了却心愿。

台湾地下党总负责人叛徒蔡孝乾

1952年, 吴韶成从南京大学毕业后, 何康告他, 国家安全部保存了吴石的全部档案, 如果需要的话, 可以通过组织对他的身份出具证明。他本人也可以做证明。但吴石的档案涉及部分在台湾的情报人员,所以不能给予他烈士子女待遇,他必须保密不透露相关信息。吴韶成从此对家世守口如瓶。“文革”期间, 吴韶成 被下放到农村劳动,隔离审查。但他始终不吐露一个字,直到1972年, 在周恩来和叶剑英的亲自过问下, 国家有关部门追授吴石为革命烈士。从此以后, 吴韶成才得以恢复正常的生活。但生活的折磨, 已让不到40岁的吴韶成牙齿全部坏掉了。妹妹吴兰成也历经坎坷。她从上海医学院毕业后,被发配到内蒙古大兴安岭地区森林管理局医院 工作了20多年。就这样兄妹两人都过着最普通生活。直到1991年吴石事件彻底解密,长期负责国家安全工作的原国务院原副秘书长罗青) , 在北京接见吴韶成、吴兰成兄妹时说:“我们对你们父亲的事一直念念不忘, 我当时是当事人之一。

posted on posted @ 20-06-23 04:48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香港特马资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